过年的诗句

2019年04月07日 13:17

字号 :T|T

    “洋高考”催生“洋应试”

    从社会反映强烈的违规补课问题来说,学校似乎是加重学生课业负担的“主谋”,但是,管理和监督学校、规范办学行为,恰恰是政府部门的责任。尽管各地政府部门都为减负出台过多种文件,但是减负的当务之急,是彻底改变“干打雷不下雨”的状况,尽快使这些举措落到实处,查处并严惩各种加重学生负担的违规办学行为。如果各地政府部门能够切实负起责任,做到令行禁止,至少可以把法定的节假日、休息日还给学生,让孩子们的身心得到一点放松。

    那么这样的话,通过这种方式,一方面可以使得一些优秀的孩子脱颖而出的机会,另外一方面也有助于促进社会公平。

    材料浅显并不意味着审题难度降低,就材料给出的语段来说,作为考生一定要认真审题,在充分读懂材料的基础上立意。袁隆平的工作是与水稻打交道,但他在平凡而琐碎的工作生活中享受阳光,感受幸福,还获得好的身体,同时他拥有梦想,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梦想与现实”的关系范畴呢?当然这是切合题意的;需要注意的是,切不可看到材料中几个“我梦见”,就仓促落笔,大谈梦想,写成“我的梦想”,那样有可能背离作文的命题意旨,甚至陷入“套作”,那就危险了。

    ⑵ 分析文章结构,理清思路

    教育部是“大腿”,南科大是“小胳膊”,“小胳膊”能否拗得过“大腿”,不能指望“大腿”骨折、抽筋,而必需依靠自身的勇敢、强壮。不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参加高考,4年后45名学生可能拿不到国家承认的大学文凭,而如果“被依法”、“被高考”,南科大教改就彻底宣告失败,重新回到传统教育的老路上。南科大45名新生当初选择上南科大,就是为能学到真东西,培养创新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而不是只冲着一纸文凭来的,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小胳膊”最终是能够拗过“大腿”的。实际上,南科大学生们在网上发表的公开信,已经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和决心。

    作文题调考察权利和义务的均等精神,题目是给出著名学者梁漱溟的一段话:“西方人讲自由、平等、权利,动不动就是有我的自由权,个人的权利放在第一位,借此分庭对抗。但中国不是这样,注重的是义务,而不是权利……”要求考生根据这个观点撰写短文。

    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潘溪民代表是金坛市华罗庚中学的校长,也是这一议案的主要起草人。谈到高中的应试教育,他用“焦虑”来形容自己的心情。“素质教育谈了很多年,但效果一直不理想。为什么推进不下去?学校就没有积极性。尽管省教育厅采取多种措施阻止普通高中片面追求升学率,但成效不明显,一些地方的主要领导、教育主管部门仍然把升学率和政绩挂钩。这带来的后果就是,应试教育愈演愈烈。”

    就像之前提到的老师如果不收礼,家长反而会觉得老师是否会对自己有想法,很多老师也曾经遇到过类似的尴尬事情,更有甚者被家长侧面反问是否嫌礼金太少的问题,这让老师处理起来有些棘手。由于越来越多的学校都规定教师不准收礼,所以老师遇到送礼的家长一般都会采取退回的做法,但解释起来却有些难度。关系好的家长还比较好说话,能理解老师退礼的原因;但是对个别家长,老师解释起来有些头疼,既害怕处理得不好可能会影响今后的家校关系,又担心家长会不相信老师的解释。

    F.探究 指探讨疑点难点,有所发现和创新,是在识记、理解和分析综合的基础上发展了的能力层级。

    倘若能经历风云变幻,山高水深,能在风中咆哮,在雨中容纳,在干涸处浇灌,在陡峭处倾泻,在蜿蜒处冲荡,在阻碍处击打,最终小溪流泻至大海,一滴水虽仍是一滴水,但它经历并感受过这一切由小溪到大海的荡气回肠的过程,它已不再是一滴平庸的水。

    2011年道德景观的多面性指向一个难题:应当如何把脉当今中国社会的道德状况?

    毋庸讳言,教育在分享经济发展成果的同时,也染上了经济这只“动物”身上所固有的不顾一切、不择手段、唯利是图的病症。一度甚嚣尘上的教育产业化虽然被强行压制,但教育界诸多顽症都或多或少地与急功近利的价值取向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更有许多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就是唯利是图的拜金主义。

    京华时报:读完4年,免费师范生身上体现出什么样的特质?

    2010年底,教育部发布“禁令”,要求各地3到5年基本解决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但是,广州、北京、南京等地中小学择校费不降反升。在一些城市,收取赞助费是合法的、甚至“明码标价”,各地捐资助学择校费都看涨,有的已超过10万元。

    长期以来,我们对学生进行的只是“成功教育”,是出人头地的功利教育,革命加拼命,学习不要命,头悬梁,锥刺股,一心只为考大学。我们当年是点着煤油灯上晚自习,以至于许多同学的头发被烧,晚自习为防止打瞌睡,就吃大葱、吃辣椒。“比、学、赶、帮、超”这是我们当年的口号,以致于我身体差到感冒一次两个月不好,一米八的个子体重只有110斤。现在的口号更离奇,“不成功,便成仁”等等之类,各种激进的口号让人啼笑皆非。

    李道士

    在这种环境下培养出来的下一代,除了死板的应试是强项,其他都是弱项。我曾在日本大阪环球影城亲眼看到,“激流直下”等惊险项目,七八岁的日本孩子都是独自前往,毫无惧色,同龄的中国孩子在家长陪伴下还惊叫不已。这个暑假,朋友13岁的女儿从美国来中国度假,她除了门门成绩都是A,自由泳50米的成绩是27秒,我帮她在北京找的业余体校教练还教不了她。

    据知情人士透露,北京多数重点高中都开办了国际部或国际班。在广西,自2011年广西师范大学附中开设第一个高中国际班开始,两年时间已有8所学校开办了国际班。东北师大附中在东北三省成为首家开设国际文凭课程(IB)的学校。以美国大学为目标的PGA高中国际课程,则与北京、上海、四川、河南、山东等十几个省市的多所重点中学有合作。

    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和国民个人收入的持续增加,促使更多中国家庭为了改变后代的命运而更自觉地投资其未来,故出国留学的动机将更趋强烈、市场需求将更显迫切。这是留学潮将持续高涨的国民消费内因。一方面,中国家庭日益深刻地意识到职场模式正迅速从传统的“就业型”向全球化市场博弈的“创业型”深度蜕变,意识到这种蜕变所导致由锁进“单位”、安享人生的依赖型向凝聚合力、开辟职场的事业型之观念创新;另一方面,伴随劳动力市场竞争白热化,人们自然将对家庭投资主方向聚焦在后代所受教育及其品位的不断提升上。

    提高农村教师待遇不应该是一个理念、一项福利或保障措施,而是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当务之急,也是促进地区均衡发展、促进社会公平的根基工程。让教育资源趋于均衡、公平,刻不容缓。

    “然而做完题之后,对了参考答案,发现自己竟只能拿到1分。”周人说。

    “在黄高,能够当上竞赛教练,说明学校重视你,敢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曾献智说。

    “写作本位”的教学规范的提出,目的只是要理清听、读、说、写的关系,阐明语文教育的基本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建构相对合理的课程形态。

    (二)科学制订实施方案。

    学生特别关注老师,感到老师正直、高尚、心底无私,热爱自己的事业,责任感强,他就佩服你、崇拜你。同样的话,你说出来,他愿意听,同样的课,你来讲,他就愿意学,就会产生很强的教育力。正所谓“亲其师,信其道。”所以老师这种人格的力量、这种精神层面的魅力,本身就是教育质量,本身就是升学率。

    虽然,在说出这些问题时,邵露霞还觉得不可思议。但她仍感欣慰的是,能通过展览与讲解,让学生们理解雷锋是谁、雷锋精神是什么,以及我们能学什么,“这些就已足够”。

    可就是这个问题学生,从北京八中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后,远赴美国读本科,一年后又因突出的成绩脱颖而出。在全美的一个化学竞赛中名列前茅。大学毕业,有7、8所知名大学发来邀请函。最后,她选择了麻省理工学院读研究生。

    朱:花瓣组成了无数朵含苞欲放的木棉花,表达着今日的广州蓬勃有为的发展态势!

    “我还你一个童年,我就欠你一个成年”,这是很多家长和教师说给孩子的话。没有办法,教育的大环境是这样,人才选拔的模式没有改变,孩子们要想出人头地,再苦再累也要适应这个游戏规则。几岁的孩子,没啥兴趣,偏偏要去学钢琴、学奥数,当然苦。但为了能让孩子上一所好小学,再苦也得学——这就是现实。

    河北唐山一中老师江晖认为,学生是比以前思想更活跃、个性更独立,“但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就是这个特点,在以前也不是都俯首帖耳,只是不表现得那么明显。都是需要老师想办法去引导,去了解他们的想法。”她认为,现在改变的是社会和家长。

    农村教师一旦形成逃离潮,就意味着农村教育要频临倒退甚至崩溃的危险,这样下去,提高农村居民科学文化素质、培养当地人才,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其实,教育未能改变命运里也有认识误区。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就认为,“社会生活大于社会事业”,“社会所需要者,通才为大,而专家次之,以无通才为基础之专家临民,其结果不为新民,而为扰民”。梅贻琦对于专业并非一味排斥,只是认为“应当设专科学校或高级工业学校和艺徒学校。高级的技术人才由前者供给,低级的由后者供给”。这也就是讲,知识对一个人的改变不单单体现在就业和薪资上,还包括认识和思考问题的方法、深度,对一个人修养的提升。

    (0.85以上) 中档题

    莫言笔下的魔幻现实主义包含着令人惊叹的狂乱与荒诞,但看来现实中的光怪陆离似乎也不亚于他的作品,至于自己也成了众人消费的对象,怕是已超越了作家的想象。也许是出于作家的敏锐,他在获奖后就表达了莫言热不如文学热的态度。然而,面对非常想通过“透支”他的声誉和价值为自己谋利的人与机构,不知莫言能够“无语”到何时?

    我们不否认学生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家庭、学校、社会对校园暴力要负主要的责任,但是我们不能说学生本身对校园暴力的产生没有一点儿责任。事实上,绝大多数施暴者本人就是学生。那么今天我们就找找发生校园暴力,学生自身的原因:忍气吞声,助长施暴者的气焰。有记者花了近近两个月时间,采访直接间接接触过校园暴力的人。令人遗憾的是,被采访的人当中绝大多数发出这样的议论:“遇到这种事儿,给施暴者一点儿钱就是,犯不着挨顿打。”“对这种人,咱惹不起躲得起,少理他们那一套就是。”“像他们这种‘大错没有,小错不断,气死公安,恼死法院’的人,你反抗又能怎样?弄不好还会越陷越深。”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大多数学生遇到这种事都是乖乖给钱。事后,他们不但不敢告诉家长或老师,更不敢报警,甚至警方在破案过程中找到他们时,他们也不敢出面 作证。实际上,正是受害者这种软弱的态度,助长了施暴者的淫威,令人担忧的是,逆来顺受的学生们长期忍气吞声,除使财物遭受更多的损失外,还对他们的身心 健康造成了更大的伤害:有的因身体受伤而需要治疗;有的因过分恐惧而精神失常;有的性格发生变化,整天沉默寡言、孤僻古怪……这种伤害对他们来说是终生的。同时,由于精神长期处在恐惧状态中,他们的心理问题比较突出,情绪不稳、心情压抑、学习积极性锐减。同学们,我们为什么不拿出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的,请你们记住,我们是正义的,邪恶永远惧怕正义!

    中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5月1日至10月31日举行。上海世博会是继北京奥运会后中国举办的又一国际盛会,是第一次在发展中国家举办的注册类世界博览会,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在184天时间里,来自246个国家、国际组织的参展方,通过展示、论坛、表演等形式,共同谱写了一曲人类文明和谐共生的激情乐章。上海世博会参观人数达到7308万人次,创造了世博会历史上的新纪录。

    一,学校穷疯了。许多地方,地方政府不但不给经费,还变相让学校出钱搞社会建设。哪个校长能弄来钱,财大气粗,哪个校长就有本事。身为校长,变着法子“弄钱”这一点倒是跟国际很接轨。只不过,这个“弄钱”几乎就是“赚钱”,卖资料赚,补课也赚。貌合神离。

    由此可见,“小升初”的问题并非单纯的升学问题,其背后有十分复杂的原因与问题,必须加以分析和梳理,在政府的主导下从根上加以解决,保证国家所办的学校成为教育公平、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均衡发展的主力和基石。

    南辕北辙,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到达目的地的。

    在很多人看来,像樊芳朝这种情况,能够坚持到学校给学生上课已经是难能可贵,但是,樊芳朝不仅要给学生上课,而且还要努力做一名好老师。于是,自制教具、自修课程、钻研教改……多年来,樊芳朝自购了上百本辅导资料,撰写的10余篇教研论文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他所教的班级,几乎每次全乡统考都是第一名。

    当然,任选角度独立成文,可以写的还有很多,这个题目给各个层次和视角的学生以话语权,这正是北京卷的风格,也是检验高考题目是否众口皆可调、具有科学地对学生进行评价的能力的重要标准。

    力挺方:“超女”、“快男”不能做青少年偶像

    其次,文化的传承,离不开咬文嚼字的传统。中国历来有咬文嚼字的传统,在文字运用时字斟句酌,务求准确、得体、完美。“推敲”一词,就来自一个“咬文嚼字”的故事,如今已成为汉语文化中的经典。这类“一字师”的故事说明的正是传统文化对完美地用字行文的追求与推崇。

    三是量体裁衣,拓宽学期发展渠道。“适合的才是最好的。”教师因为个性、习惯、兴趣爱好、任教学科以及生活环境等因素不同,决定了他们的专业发展道路也不尽相同。因此,教师在制订个人学期发展规划时,要懂得“量体裁衣”,学会取长补短,努力拓宽个人的学期发展渠道,让自己更好更快地发展。一方面,教师要基于学校和教学工作实际,扎根课堂主阵地,积极投入校本教研,深入开展课题研究,做到尽职尽责,扎实工作;另一方面,教师要根据个人专业上的兴趣、爱好及专长,积极寻找个人专业发展的突破点,并锁定适合自己发展的“优势”或“项目”,矢志不渝,努力打造,使之日后成为个人的“一张名片”;第三方面,教师要充分挖掘个人潜力,积极挖掘各种有利于自身发展的资源,努力拓宽个人发展的渠道和途径,以寻求更大的个人发展空间。只有这样,教师的学期发展规划才是充实的、有效的,并且才能够真正落到实处,取得成效。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2008年进行的“中国教师健康状况调查”发现,60.0%的人认为,教师的首要压力来自“学生成绩”;此外还有“教学或管理任务重、工作时间长”(50.3%)和“收入低”(42.6%)。 北京普育学业素质成长中心主任、青少年成长规划专家廖祥兵曾表示,现在教师上课以及完成的教学任务,更多是按上级的“规定”和“计划”进行,内容包括小升初、中考、高考。一方面要给学生减负,一方面要提高学生的成绩,现在的教师压力很大。

    法国思想家卢梭曾说:“当孩子犯了错误时,父母不要给孩子过多的批评,而是让孩子自己承受行为过失造成的后果,从而引起孩子的自我悔恨,自觉纠正错误。”这种“自然后果惩罚法”,给了我们很好的启发。而从国际上看,在美国的家庭或幼儿园中,有一个做法简称“time-out”(暂停)。如果孩子犯了错,警告、提醒后仍然屡教不改,家长或老师会把孩子抱到一旁,让他们停止正在做的事情,几分钟以后才能得以继续。

    据11月28日《成都晚报》报道,为推动中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成都将拟定中小学生幸福指数评价体系,教育部也将在年底前出台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负担的意见。

    作者:鲁 敏

    张定勇 河南省实验中学语文高级教师